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11月

听说,晚上城里要放烟花,壮观,很美。我满心期待的来到教室,开门的一瞬,眼前被一片白色模糊了。

背后眼前啊!小样!我还怕你们?降龙十八掌六!脉神剑!驾衣神功!又来了左边很长的一个人三分归元气!满头白发的那个是谁?活宝!哪位仁兄给我一瓶?冲啊!哧哧哧哧哧哧哧哇!仙女散花!你!还有你!三剑合璧!老魏!背后陈果教室,快进教室!呀!比外面还乱!撤!活宝又来了!哧哧哧想跑?!凌波微步!长虹贯日活宝满头白发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一边跑还一边喊:矮矮来了!矮矮来了!矮矮来了!

十一月,就像肖邦的夜曲一样凄清、孤冷。耳塞中莫失莫忘的风铃声袅袅而起,划破喧嚣,触到心底最沉寂的波澜。于是,涟漪四起。

我本以为,我的思绪会停留在三年前,那场雨里;我本以为,我的情感定格在六月时,那潭水里;我本以为,我的流年徘徊在春雷时,那金黄里;我本以为,我的韶光埋葬在小镇上,那学校里三年,我所有的以为都被时间无情的驳倒,只留给我一个大大的感叹号。

11月,《菊花台》的婉转冲淡了《发如雪》的深沉,我终于以主人的眼光审视11班,审视我周围的一切。有一个小女生,叫何佳的什么来着,成天唧唧喳喳,那儿的热闹都有她,常常是不见其人,已闻其声。还有一个小青年,像经历了几十年沧桑的岁月,好像叫魏铨举。那个最高的女生叫陈果[叫糖果最好(仅供参考)]。那个很会写诗的女生叫李娇。时常一脸茫然、不知所措的那个叫杨勇。名字里透着江南的温文尔雅可惜身在四川,眼睛里渗着朦胧的诗情画意不过陨落红尘的叫李婉容。还有个男生,居然叫杨娟!还有个小屁孩叫邓维智。还有孟(张)浩然,还有莽娃儿叶云,还有张轰(洪)b(斌),还有

10月,有人跟我说,环境变了,有些曾经的想法也会变,我不知所措的一笑而过,然后,然后呢?然后那水之畔就看了我最后一眼,划过的晶莹滴在我的胸口,寂寞了我信守的承诺。我转身时,夕阳照在她明亮的眸子里,映出了我当年遐想的梦。

老魏的衣服不错,白里透红,红里泛白。陈果的头发也不错,花花绿绿的,眼镜是红色的(镜片),嗯!有性格!李娇勉勉强强,变化不大。我呢,就头发白了一点而已,衣服嘛,相当于干洗。活宝。活宝?活宝!那还有形状吗?!限于个人能力,我只能看见一个雪白的毛茸茸的呃!这个!哦!还能听见她在笑

12月,我终于弄懂了什么叫qq空间,然后看到了第一条留言:死哦!好干净!(我这儿就不点名了)城里无端的多了些冬意,或许是因为圣诞节快到了。满眼鲜艳,果然!

9月,我来到11班。一脸好奇的望着眼前这个世界,我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。那时教室在五楼,所以营山城里的繁华尽收眼底。听人说,城里有个翠屏公园,公园的小山上有一座塔,高高的,蛮好看。只是没有完全竣工,所以夜幕降临,我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它的一丝轮廓。我说,我一定要登上那座塔,在一片豪情中壮怀满目的繁华。

月儿浮上五楼,窗外的烟花完美绽放;欢声笑语搁浅在小小的营山中学,停留在小小的十一班里。于是,一夜铭记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